渐冻症民警捐献遗体 生前曾绝食逼家人同意

www.pj555002.com

2018-11-06

即便许长华已经离开近一个月,即便他生前经历了极大的病痛,离开或许是一种解脱,他的家人仍不愿面对这场离别。

10月9日,在患上渐冻症一年半后,南京市车管所的民警许长华去世了。

家人遵循他生前的意愿,捐献他的遗体用于医学研究。

许长华以另一种方式留在了世间。 好友患病之初就提出要捐献遗体今年58岁的许长华,生前为南京车管所民警,工作兢兢业业,2000年还曾获得人民满意警察的荣誉。 许长华的同事们说,许哥平时刻苦钻研业务,多次获得荣誉嘉奖。 在生活中,他就像大哥一样照顾大家。 赵先生是许长华生前的同事兼好友,两人1995年就认识了。 他以前身体很不错的,我们经常一起打球,万万没想到他会得渐冻症。 赵先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去年春天两人一起打球时,许长华突然感到身体不舒服,后来到医院检查,发现生病了。

许长华患的是罕见的渐冻症,与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一样,神经系统遭受病魔摧残而不能指挥自己的身体。

许长华的病症是最严重的一种,病情从喉部往下发展。 他的病来得突然,病情恶化得也很快。 许长华患病初期,赵先生去看望他,在一次聊天中,许长华表达了捐献遗体的想法。

女儿父亲要捐遗体,绝食逼家人同意当我从单位赶回家,父亲的遗体已经由红十字会带走,我甚至没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。

许芊回忆起10月9日父亲去世那天的情景,声音哽咽。

尽管留有遗憾,但她尊重父亲的决定,这是他的遗愿。 许芊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父亲患病后,全家人跑遍了南京的大医院,还去了浙江和上海的医院检查,2017年4月在北京被确诊为渐冻症。 父亲除了严重的精神折磨外,身体承受的病痛也特别强烈。 首先是吞咽困难,说话有些影响,到去年五六月时,他的右手动不了;很快左手也不能动,话也说不清了。

但许长华一直配合治疗,撑着拐杖努力走几步,希望锻炼能使肌肉萎缩得慢一些。

然而,去年秋天时,走路也不行了。

不能说话、打字之后,许长华和家人沟通,主要靠家人写字条,由他点头摇头或以眼神确定。 到今年6月,许长华的肌肉已经萎缩,瘦得皮包骨头。 许芊说,当时父亲让她联系赵先生。 与赵先生见面后,她才知道,原来父亲是要让赵先生转达他的决定捐献遗体。

赵先生拿出去年和许长华的微信聊天记录,许长华写道,他想为医学做一点力所能及的贡献,把遗体捐出来用作研究,造福其他渐冻症患者。 这个病太无情了,我们是理解他的。

起初我们遵从他的意愿,但后来亲戚朋友打电话过来,都不同意,认为这样太残忍了……许芊说,面对反对的声音,父亲非常坚持,甚至以绝食抗议。 问他要不要吃饭,他不点头也不摇头,跟他说话,他撇过头去不理睬。 绝食持续了三天,许长华非常虚弱,没有办法,我们只好同意了,让他先把饭吃了。

哄着父亲吃了饭,原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,但到了下个星期,许长华又开始绝食。

因为红十字会的人没有来,要签了协议才能捐献,或许是发现了家人的敷衍,许长华很执著,一定要办好这件事,他的意思是,如果红十字会不来,他就继续绝食。 出于对许长华的尊重,一家人终于答应了他的要求。

今年7月份,许长华的遗体捐献协议签好了。

10月9日,许长华去世后,他的家人在第一时间联系南京市红十字会,捐献了他的器官和遗体。